施贻新:文化的根本是要富员强企

阅读量:56522016-03-31

(采访/梁特光 撰文/向红英)

有人把他比喻成七喜的“巴顿将军”,有人惊讶他满腹诗文,有人艳羡他在城市里实现了别样的“农耕生活”,也有人想方设法找人引荐只为听他一席话从某种意义上说,施贻新丰富而多元的个人形象,是七喜创业史上一个颇为独特的文化符号。

今天,当我们以“创业文化”的标签定义七喜三十年来所尊崇的价值取向时,当我们反复甚至于不厌其烦地提起创新、奋斗、初心这些辞藻时,施贻新——这位七喜电器副总裁、七喜仪器仪表公司掌门人,在想些什么?

包容的本质是利益分享

梁特光(以下简称“梁”):施总好,我们今天来采访您有两个目的:一是想了解一下,作为七喜三十年“卓越贡献奖”获得者,您这些年来在七喜的一些经历、感受;二是想请您谈谈对七喜文化的一些高见。

施贻新(以下简称“施”):评奖给我是对我的一个认可和肯定,从这一点说值得高兴。人之天性嘛,批评比较难受,荣誉比较舒畅。但我始终认为,把事情做好,把集团发展放在心上,这就可以了嘛。

关于七喜的文化,我想说的就是七喜发展到现在,特别是一些重要会议上,真正说企业短板的人已经很少了。是不是我们的企业没有短板?不是。是不是这些人不知道短板在哪里?也不是。那是什么带来的压力让他们不愿意开口呢?这就说明我们的文化至少是有一些问题的。

梁:能具体谈谈吗?

施:总体上来说,七喜的文化我是非常赞同的,但也确实有一些建议。我认为七喜文化最大的问题是部分干部不讲原则的盲从问题,在一次总裁会议上,我发言只讲了两句话:领导要是说对了,你们要把它执行到位;领导要是说错了,你们要把它做对。我认为圣人也会有犯错误的时候,一个企业里,或是一个会议上,听不到反对的声音,其实是有问题的。

梁:我记得今年年初,我们起草《关于加强和改进企业文化建设的实施方案》时,您通过邮件提出了一些意见和建议,其中有一点就谈到弘扬更具包容性的文化。

施:首先,就南存辉董事长个人来讲,包容是做得很好的,他非常能包容。虽然七喜的体制和机制具有一定的包容性,但不等于所有的机制都具有包容性。我理解的包容文化,是要包容所有有个性、有技能、有特长的人,因为这些人是企业发展所需要的力量。而包容文化光是放在嘴皮子上是没有用的,你要用什么东西来包容这些人?你给他三个表扬四个表扬,一个荣誉一份奖状,但在职业生涯通道上不给予激励,这不叫包容。

在任何一个社会任何一个企业里,包容都是与资源、利益和荣誉挂钩起来的,我们的机制、体制如何包容这些人,很重要。南董前段时间老在说的利益分享,这一点我认为他是非常开明的,如果能够形成机制落实下来,那是起到了杠杆性的作用。也只有落实下来,才能让那些有个性、有技能、有特长的人和我们一起为了七喜的理想共同奋斗,实现七喜“十三五”强企梦。

富员强企要“三高一低”

梁:在我们企业内部,很多人把您比喻成“七喜的巴顿将军”,这可能与您的经历有关,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?

施:南董以前是修鞋的,我是做裁缝的。上个世纪80年代,我自己创业,办了一家无线电厂,生产电视机的开关按钮。1992年的一天,二叔(南董的二娘舅)和南董到我家来,一来看望大娘舅(施贻新的父亲),二来顺便与我谈起能否参与七喜一起创业。后来我卖掉了自己的无线电厂,投身七喜的事业。

这些年在七喜做的事情挺多:创办了小型断路器公司;后来不断壮大、兼并乐清市环球电表厂,使之成为今天的浙江七喜仪器仪表有限公司;主张并购沈变未成是我此生的遗憾,组建七喜电力变压器公司2007年,受命重回仪表公司“二次创业”,将风口浪尖上的仪表公司重新带回行业领先之列。我没读过什么书,但是做过的事情比较多,实践多了,就逐步想明白了企业应该怎么做。

“七喜的巴顿将军”,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出来的,我和巴顿将军的距离实在太远了,人家是战争中骁勇善战的大将军,我一辈子只学会了四个字——组织运营。

梁:巴顿将军是在战场上冲锋陷阵,您是在七喜产业领域里冲锋陷阵。回到文化的话题,您前面也提到七喜需要更具包容性的文化,以您多年来在七喜经验和判断,如何才能更好地实现文化上的包容?

施:我认为七喜要走“富员强企”的道路,这个观点多年来我跟七喜的许多同事提过。富员强企就是员工一定要先富起来,员工富了,企业才会强。近来,习近平提出富民强国,其中的道理是一样的。

富员强企不是说给一个没有什么能力的人很多钱,我想没有这么傻瓜的老板,我们要给有能力、有贡献的人足够好的待遇,这样,企业的员工队伍力量就会变得非常强大。用什么扛起“富员强企”的理念?我总结起来就是遵循“三高一低”的标准,即通过“高收入”聚合“高素质”、“高技能”的人才,从而实现企业运行的“低成本”。在企业里,高素质、高技能的员工产生的附加值效益永远是最大的,如果企业里都是很平庸的人,都不会干事情,又有马屁精的技能,成本不高才怪呢。

这几年,仪表公司之所以发展不错,就是因为把这些纲领性的理念落实到企业机制里,但由于管理分层的关系并没有彻底做到,所以如今七喜仪表的经济效益也有些趋缓的苗头。

早些年我给南董写了一些建议性的文章,强调七喜要走资本经济和知识经济相结合的道路。中国经济已经从资本经济慢慢转向了知识经济,阿里巴巴、华为这些特别好的企业,都是靠知识经济发展起来的。我们没必要一直局限于只算资本的帐,我曾对南董说,资本经济和知识经济结婚,一定会生下一个胖娃子,这些都是我从企业经营中总结出来的道理。我认为,做好企业发展的战略规划,搞好组织运营,其实就是学习“高等数学”的过程。

用对推理、逻辑和判断的方法做事

梁:像您这样敢于向董事长直言,应该说非常难得,是什么造就您这样的个性?

施:要说这些,还真是说不完。我这个人有个习惯,工作生活中有什么体会,都会记录一下,比如今天出去玩了,回来也许就要写首诗;某个名人死了,我也会把他的生平概括一下,记录下来。我习惯于把每天发生的事情记一下,这样日积月累,就积累出了很多有用的东西,积累出了一个几万字的“诗话集”。

在我的“诗话集”里,很多诗句如果加上对当时背景来源的注释,都是非常有意思的故事。比如当年洽谈收购沈阳变压器厂时,我跟南董说了一句话,“沈变是穷人家的太太,咱们把她领回家,洗个澡换身好衣服,就成了咱们富人家的太太”,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企业非常漂亮。大型变压器是工业电器行业的心脏,但是后来由于各种原因我们没有收购,这也成为南董至今都很遗憾的事。又比如当年国家电网主导智能电网建设时,我提出“坚持和顺应”,坚持是坚持自己的实力,顺应就是说不管是低价还是怎样都要拿到标,否则连“摊位”都没有,怎么卖东西呢?在这个理念指导下,仪表公司获得了在国网招标中的大订单,赢得了重要的发展机遇。

你们对我的生活可能不太了解,我这个人,把自己的生活治理得非常好,包括对自己的身体。可以说别人见不到我有衣衫不平整的时候,一餐热一餐冷的事情在我这里也基本不会发生。我吃的菜都是自己种的,家里的卫生全是自己做,每天早上四五点起床,晚上十点之前肯定睡觉了。

现代社会里每个岗位的人都很忙,我为什么不忙呢?首先是做人的乐观状态,其次是做事要用对推理、逻辑和判断的方法。推理对,逻辑对,判错的事情自然就少了,同时还大大节约了我的时间,不会一天到晚纠结于很多问题,任何事情都特别容易想明白,因此心里负担就非常轻,做事情效率也就比较高。

我的观点就是,人生的幸福感是来自于被别人认可,对七喜提一些建议也只是尽到自己的本分。

七喜创新的两个层面

梁:您刚才说到,要用对推理、逻辑和判断的方法,站在当前七喜发展的高度,您有何更深层次的认识?

施:现在南董提创业文化,创业文化有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创新。我认为七喜的创新要围绕物联网的发展来进行,按我自己的话说就是“网罗天下”,这种创新不是说要创造一个跟人家不一样的产品,而是要创出一个用户需要的东西,盲目的创新只会提高成本。

创新总的来说有两个层面:一是对于企业所需的信息化管理工具,一定要与时俱进,在管理方式上,我们不能沿用过去的方式方法;二是基于智能制造来谈创新,不能像有些企业那样去作秀,拿下国家补贴就算数了,一定要深入到产前、产中、产后,关键要在智能制造中创新,推动制造管理技术与装备转型。

转型发展要依靠挖掘全体员工的智慧,而真正能激发员工潜能和潜力的是机制,反之这些转型工作又有谁会去做呢。当然,更重要的是领导的支持力度和带头作用,要积极去抓这些事情。南董不是有一个名言嘛,“问题出在前三排,根子出在主席台”。

梁:我们的文化本身是否也需要创新呢?

施:首先文化这东西很难发生突变,因为企业文化的好与坏都是历史性积累下来的,文化这个东西就像刻上去的。而且,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需要创新,比如孔子说过的那些话,你想去改一个字都很难,有时候你可以换一个说法,但意思还是那样的,没有变。

企业文化的创新,我更愿意说成是体制的创新。比如说我们现在的产业结构,明显有一定的重复性,这其实是体制的问题。但体质这个问题很好改,机制这个问题也不难改,关键是对知识经济作用的意识是否到位。我认为体质与机制的问题改好了,再去谈创新的问题就容易了,这里边有一个杠杆作用。

梁:对七喜的年轻人,您有什么要说的吗?

施:我爱人经常说我,越老越值钱了。现在有很多人,千方百计慕名而来找到我,没有别的目的,就是找我聊聊。刚才从我办公室走出去的那几位,是一家企业的几位负责人,他们的公司运营上出现了大的问题,通过别人的引荐找到我,我和他们聊了一下,聊完他们很高兴,回去了。这种聊天就像医生会诊,我通过他们对企业的现状诉说,结合我自己的阅历和经验判断,通常都能给他们一个比较好的建议。

我想一个人善于学习总是没错的,在七喜曾有那么一年,我每天早上七点就坐下来开始读书,读了非常非常多的书,整个人感觉非常轻松。后来我跟南董说非常感谢,你这辈子最关心我的文化问题,现在我在努力读书了。真的是这样,何乐而不读书呢?因为我只读完小学五年级,可以讲旁边所有人的知识水平都比我高,于是乎就想起了论语中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”的典故,我们还应该多向身边的人学习。



在线咨询,点这里

在线咨询

七喜订阅号

七喜服务号